央視截圖1
央視截圖2

央視截圖3
  宏昌鑫老闆跑路 每天數十人登門討債
  近年來,有關民間借貸崩盤的消息不絕於耳。2012年,內蒙古鄂爾多斯民間借貸崩盤。2013年,陝西省神木縣民間借貸崩盤。進入2014年,市場上又傳出陝西省府谷縣民間借貸崩盤。一個叫宏昌鑫的煤化工企業以年息24%的高回報做誘餌非法集資。數百人把錢借給公司,本該在1月28日和3月2到期兌付,但是現在都宣告違約,老闆從春節後就找不到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涉及了多少人?央視財經記者在陝西府谷進行了調查。
  記者來到陝西省府谷縣東江國際酒店西側寫字樓,宏昌鑫煤化實業公司的辦公室就位於這棟寫字樓的10層。在副總經理辦公室,擠滿了前來要求還債的放貸者,一個老闆模樣的人正在練習書法,穩定大家的情緒,討債人有的站著,有的躺在沙發上。他們都在焦急地等待還債的消息。
  記者看到,在寫字樓的電梯口,不斷有債權人前來討債,宏昌鑫公司的門衛會登記每一位來客的姓名。根據門衛透露,從今年2月27日公司上班第一天起,每天前來討債的人少則30幾個人,多則近100人。每人欠債金額從幾萬到幾百萬不等,欠債金額達到幾千萬元的不會在電梯門口拋頭露面。
  在董事長張小莉的辦公室里,早已人去樓空,正在打掃衛生的公司職員也被拖欠了20萬元。在府谷縣,像宏昌鑫這樣高利貸崩盤的已經有5家公司,今年春節後,府谷縣政府成立了打擊和處置非法集資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7個借貸人已經被政府強制要求還款。借款人當初被月息2分甚至3分5的高額回報所迷惑,如今竹籃打水一場空,治病的本金都要不回來。
  陝西省府谷縣民間借貸債權人:你看都是20萬,40萬,60萬,你這個太少了。全是有病的。劉翠平,北京腫瘤醫院就醫手續齊全,急需用錢。所以她蠻急的,這是報賬的。都是住院的,救命的,6萬塊錢早已到期,這個是趙佳榮6萬元,月付早已到期,癌症住院急錢。
  煤價下跌資金鏈斷裂 房價暴跌四成
  鄂爾多斯、神木和府谷的民間借貸相繼崩盤。這三個地方的共同特點是:煤炭是當地經濟的支柱產業,隨著煤炭價格走低,民間借貸鏈條全面斷裂,雖然包頭商業銀行最近給府谷的16家企業授信16.5億元的貸款額度,但依然難輓頹勢,而民間借貸崩盤帶來的連鎖反應已經在房產市場發酵。
  府谷地處內蒙古、陝西、山西三省區交界處,煤炭資源豐富,當地三分之二以上的GDP依靠煤炭產業。煤價行情好的時候,5500大卡動力煤從400元/噸一路飆升到1010元/噸。有人紛紛集資買煤礦,民間借貸風生水起。然而從2012年開始煤價連年下跌,煤礦經營從暴利急轉直下變成虧損,煤老闆風光不再。
  府谷的民間借貸資金大部分投入到煤礦里,如今就全部陷在地底下,無法變現。還有一些企業,向來將民間借貸作為過橋資金,而隨著煤炭行業風險的加大,銀行貸款收緊,過橋的民間資金也就還不上了,民間借貸資金鏈斷鏈。曾經紅火的借貸公司,如今樹倒猢猻散。
  陝西省府谷縣出租車司機:煤礦入股集資入股的,我們那哥們就集資了好幾百萬呢,那時候讓我投我不投。百八十萬有點多,也有大幾百萬的,他就是那個集資的老闆。也有拿著別人的錢,完了當鋪把他騙了,他也沒辦法了。
  央視財經記者:完了怎麼辦呢?
  陝西省府谷縣出租車司機:跑的跑,跳樓的跳樓,現在這附近不放貸款了。
  府谷的民間借貸資金還有一些流向了房地產,為了回籠資金,扛不住的樓盤開始降價促銷。記者在“新區壹號”樓盤走訪瞭解到,房價已從最高時的12000元/平米,跌至現在的7000-7500元/平米,跌幅超過40%。
  陝西省府谷縣“新區一號”樓盤銷售員田女士:以前10000元,現在降到7500元,還沒降多少,你要降多少?如果我們房子在這期間再降的話,肯定給你補(差價)。如果你真的想少的話,可以找我們那個經理去談去,或者就是我們銷售總管,你也可以跟他談,看他可以給你少多少。
  民營煤企劣勢多 煤老闆改行加工農產品
  針對民間借貸崩盤,當地政府除了成立打非辦追款,也在積極促進煤炭產業轉型升級,和許多以煤興城的地方一樣,府谷出台了資源保障、財稅扶持、金融創新等多項政策,但遇到的挑戰十分嚴峻。
  王大林是當地的一位煤老闆,3年前,為擺脫煤價波動帶來的市場風險,他投資創辦煤化工企業,主營煤炭加工尿素。因為資金缺乏,王大林向民間高利貸借款,年息24%,同時,王大林還向銀行貸款,利率比基準利率上浮40%,也就是9.8%的年息;但國有企業就可以按照基準利率從銀行貸款,年息只有7%左右,這樣一來,王大林一年要比國有企業多付的利息就有1億元。差別更大的是,建煤化工廠國有企業煤炭資源是低價劃撥,而民營企業要高價購買。
  陝西省奧維乾企元化工公司總經理王大林:你比如大唐公司在我們的對面,配備了50平方公里的井田,儲量大概是個10億噸左右吧。而煤配備了,但是它的化工項目,到目前還沒有動工。而我們建成了,到現在的話,沒有一噸煤的資源配置。
  央視財經記者:這是為什麼?
  陝西省奧維乾企元化工公司總經理王大林:這個就是民營和國營的區別。
  因為民營企業沒有煤炭資源劃撥,每噸煤的綜合成本就要比國有企業高100元。眼下煤價下跌,即使民營企業虧損纍纍,國有企業依然還能保持微利。採訪中記者還遇到另外一位煤老闆劉子賢,幾年來他賣過動力煤,也創辦過煤化工企業,他感覺煤炭行業轉型升級風險很大。
  陝西府谷縣聚金邦農產品開發公司董事長劉子賢:當時煤買回來以後,放到第二年這個煤就成了300元錢,1噸就降了100多,除了不賺錢,我每1噸就要賠100元。所以這個價格不由我們掌控。所以覺得做煤炭這個風險很大,很可能你一夜暴富,很可能一夜你就成了窮光蛋。
  為了獲得更穩定的回報,眼下劉子賢已經轉向農產品深加工。府谷縣農民每年生產6萬噸海紅果,銷路不暢價格低。劉子賢把海紅果加工成白蘭地賣到法國,把果漿加工成濃縮果汁或碳酸飲料,他認為盈利前景比煤炭產業穩當可靠。
  陝西府谷縣聚金邦農產品開發公司董事長劉子賢:長期做這個煤生意,和煤加工這個生意,老感覺到這個定價權不在我們手裡。所以從那個時候我就開始萌發了就是如何能和在我們縣裡面,利用我們當地的資源,做一個可持續的,定價權掌控在我們手的。
(編輯:SN082)
創作者介紹

朋友

dgvazplpdrjf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