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1+1》20固態硬碟安裝14年3月17日完成台本
  ——“吳哥窟嬰兒安全島”,暫停,但請別放棄!
  (節目導視)
  解說:
  最壞的行為,關鍵字是否能避免最壞的結果。
  廣州市福利院網站優化工作人員:
  (父母)走後三分鐘內,我們要下來,拍一個相片,病情不是很好的,醫生馬上打120馬爾地夫,送到外面(醫院)去。
  解說:
  一個城市下決心建成的嬰兒安全島,運行一個多月,為何被暫時關閉?
  記者:
  有沒有重新開的時間表?
  廣州市社會福利院院長 徐久:
  沒有,我們現在還沒有。
  解說:
  一個城市的選擇,會對其它試點帶來影響嗎?
  南京市社會兒童福利院 劉悅川:
  有外省市的家長,甚至於開著車把孩子(送來)。
  解說:
  《新聞1+1》今日關註,廣州嬰兒安全島,暫停,但請別放棄。
  評論員 白岩松:
  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今年的1月28日,廣州市社會福利院為依托來設立了一個嬰兒安全島,也就是人們常稱之為的棄嬰島,裡頭有很多相關的醫療設施,來接收被父母遺棄的孩子,雖然在之前兩三年的時間里,全國有很多城市試點,但是由於廣州作為一個經濟發達的,並且是非常大的一個城市設立這樣一個棄嬰島,還是引起了極大的關註。我們現在看到的這張照片,就是1月28日的時候拍到的嬰兒安全島這樣一個全貌,社會福利院的院長徐久也接受了採訪,充滿著自信和溫暖,我們聽一下。
  廣州市社會福利院院長 徐久:
  只要是有一個孩子,家長決定拋棄他,我們只能做的,是把這個孩子照顧好,孩子的生命至上。
  白岩松:
  這是1月28日的時候,距今不到50天,然而在昨天,也就是3月16日的時候,大家還是聽到了似乎不太願意聽到的消息,我們先來看外表,一張圖片,現在這個嬰兒的安全島已經變成了被宣傳板把整個安全島給遮蔽了,其實是暫停了。我們同樣來聽聽昨天也是廣州市社會福利院的院長徐久,來接受採訪時候的一段話,似乎有一些無奈。
  記者:
  如果再把嬰兒送過來,你們會視作是一個什麼行為?
  徐久:
  我們視作惡意遺棄了。
  記者:
  你們會採取什麼行動?
  徐久:
  我們會報警,會向警方提供相應的視頻資料和證據。
  記者:
  是從現在開始就已經實施了嗎?
  徐久:
  對,從今天(16日)晚上開始。
  白岩松:
  不到50天,一個棄嬰島,被媒體廣泛關註的這樣一個棄嬰島暫停了,不知道前途究竟會是什麼,就像社會福利院的院長他的名字一樣,叫徐久,“徐”是慢,久卻是人們的期待,這個棄嬰島能夠長久的生存下去嗎?來,我們一起關註。
  解說:
  曾經別緻溫馨的小屋,如今已被死死封住,只有擋板上的宣傳海報證明著它和棄嬰之間曾經存在的關係。運行47天,昨天廣州市社會福利院對外宣佈,廣州嬰兒安全島暫時關閉。
  廣州市社會福利院院長 徐久:
  從今天(16日)起福利院嬰兒安全島暫停試點,進行試點總結及做好接收棄嬰分流、防疫等工作,市福利院嬰兒安全島重新啟用時間另行公告。
  解說:
  昨天消息傳出,廣州也成為了近兩年全國陸續試點推行的近30個棄嬰島中首個被關閉的城市,那麼是什麼讓這個曾以輓救孩子生命至上為初衷的嬰兒安全島這麼快就進行不下去了呢?
  廣州市社會福利院院長 徐久:
  孩子進來以後我們要在這裡,有一個隔離過程,但是現在不行了,因為孩子太多,所以進來以後我們只能安排到其它地方,這樣就很容易引起疾病傳播,這是我們最擔心的,密度太高了。
  解說:
  除了對傳染病的擔心,激增的棄嬰人數也帶來另一個問題,截至目前,47天的試點推行時間,廣州市的嬰兒安全島總共接收了262名棄嬰。而這些棄嬰,全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疾病,排名前三位的是腦性癱瘓、唐氏綜合症和先天性心臟病,根據廣州市民政局公佈的數字,在此之前,長期超負荷運作,已經導致市福利院醫療、護理、康復、特殊教育、後勤保障等工作不堪重負,而嬰兒安全島接收的棄嬰,則讓福利院達到了所能承受的極限,自然棄嬰們的護理治療和收養工作,也就無法更好的保障。
  廣州市社會福利院院長 徐久:
  市福利院護理兒童養育的總體質量受到影響,疾病防控風險劇增,已經無法繼續開展試點工作。
  解說:
  在廣州嬰兒安全島試點工作暫停後,廣州市社會福利院今後將會按照原來的工作程序,只接收公安部門送達的棄嬰,並且一旦發現有人在嬰兒安全島附近,或是福利院區域範圍內來拋棄孩子,他們將會立即報警。
  記者:
  如果再把嬰兒送過來,你們會視作什麼行為?
  徐久:
  我們視作惡意遺棄。
  記者:
  你們會採取什麼行動?
  徐久:
  我們會報警,會向警方提供相應視頻資料和證據。
  記者:
  是從現在開始就已經實施了?
  徐久:
  對,從今天(16日)晚上開始。
  白岩松:
  首先要說,對過去不到50天的時間裡頭,他設立了這樣一個棄嬰島,還是要表達我們的敬意,因為他畢竟接收了262名被遺棄的嬰兒,但是我們希望能在未來的時間裡頭,還有機會繼續去保有這樣的敬意。第二個,我們要表達的感受,就是的確他暫停也有他的無奈的地方,這種無奈就是兩個字,一個是“多”,一個是“重”。我們來看看“多”這樣一個概念,從他1月28日設立了棄嬰島第一天,接收了0,到第10天的時候就已經接收了33個被遺棄的嬰兒,到第13天的時候變成了51個,到15天的時候變成了79人,而到17天的時候已經變成了100多人,到第47天,也就是16日的時候,總共接收了262個被遺棄的嬰兒,這還不包括當地公安機關給他們送過來30多個,也不得不接受遺棄的嬰兒。接下來我們看下一個字,就是“重”,這個重,棄嬰100%是中重度的病殘,其中男孩是148,女孩是114,已經有23名棄嬰離世,腦性癱瘓110例,還有唐氏綜合症、先天性心臟病,其它的疾病等等,而且是100%,一個“多”一個“重”,讓他不堪重負,1000個床位,現在早已經超過了2000的孩子,而且還互相無法隔離。另一方面,也有這樣一些原因,為什麼廣州這麼多,而石家莊設立了兩年,只接收了100多,可能有這樣幾種因素,一個是廣東的醫療資源非常強,很多新生兒出現了缺陷之後,就要去治病,因此去廣東治病的本來多,結果得到的是絕望的信息,一看這兒有棄嬰島。第二個,可能很多人,父母在選擇最後絕望之初,還要給孩子保留一點希望,覺得廣州是一個經濟發達的地區,也許孩子更有希望,就像給畢業的孩子找工作一樣,很多因素加在一起,構成了這樣一種局面,但是現在人們產生了新的擔心,從昨天,廣州停止棄嬰島這樣一個試點,會不會像蝴蝶效應一樣,翅膀一扇,使很多也在試點城市當中的棄嬰島,也開始走向暫停的道路呢?
  解說:
  廣州棄嬰島暫時關停,給社會帶來了不小的觸動,這其中包括正在同樣試點的南京棄嬰島。
  朱洪 南京市社會兒童福利院 院長:
  我們南京現在也在觀望,如果再這樣繼續下去,遲早一天會出現這種關門現象,為什麼?我們收到了那麼多孩子,醫療資源、護理資源、養育資源是有限的。
  解說:
  自去年12月10日設立棄嬰島近百天時間,南京兒童福利院已接收150多名棄嬰,這相當於以往每年南京正常接收的棄嬰數量。
  朱洪:
  當然我們考慮了建棄嬰島,可能在原有的基礎上略有提高,沒有想到提高到這種程度,為什麼呢?當初我們2011年,大概也就是一百六七十個孩子,現在基本上,三個月的時間里接近一年的水平,所以給我們的壓力很大。
  解說:
  而這150多名棄嬰,還不包括被勸退的50多個孩子,以及兩名被遺棄後又認領回去的孩子,面對已經爆滿的床位,壓力之下南京兒童福利院不得以開始將部分棄嬰轉到他們的高淳分院。
  朱洪:
  很多孩子從我們這個孩子來源,都是來自於外地,像安徽的,河南的,山東的,甚至上海的,廣東的都有,所以孩子是大部分向這邊涌。
  解說:
  朱院長認為,目前各地開展試點的步調不一致,像南京、廣州這樣的大城市,設置安全島的並不多,所以形成了窪地效應,導致南京周邊的一些家長,紛紛將孩子送到南京來。
  朱洪:
  一個原因就是大城市醫療資源比較豐富,因為畢竟是自己的孩子,生了這個病作為父母來說也不忍心,醫療發現需要花很多錢,同時也很難保證治療好,同時還存在著殘疾等等,所以家長們就是出於這種狀況,把孩子就近扔掉了。
  解說:
  位於太原的山西首家棄嬰島,於2013年12月19日正式運行,比南京棄嬰島晚9天,截止到目前,收到15名棄嬰,他們並沒有感受到廣州南京這樣的壓力。
  太原市社會福利院院長 張毅敏:
  (廣州南京)這兩院地處市中心,再加上流動人口數量也比較龐大,所以我覺得這數字是一個短時的行為,不是一個長久的行為。
  解說:
  對於未來南京兒童福利院是否也會步廣州後塵,今天當廣州嬰兒安全島暫停的消息傳來,有江蘇媒體甚至分析,南京方面很有可能壓力會更大,棄嬰會分流集中到南京來,擔心的情緒似乎已經開始蔓延。
  朱洪:
  我們肯定是會試下去,試下去我們的床位如果滿了,資源不足了,我們也會關,這得對孩子負責任,否則的話,光敞開門那你沒有能力去保障他們,沒有能力提供很好的服務,那就沒有必要了。
  白岩松:
  很多大學生畢業了之後找工作要去北上廣,如果說到棄嬰的時候,現在在北上廣當中,其實北京和上海是沒有開展這樣一個試點的,而廣州開展了這樣一個試點,結果不到50天就暫停了,從我們現在的角度來看,馬上就會意識到,像南京這樣急劇“競爭力”,這個“競爭”我要加引號了,也許對於很多父母來說,當他要把自己的孩子交到一個地方的時候,他會選擇經濟發達的地區,那麼在北上廣都沒有了相關試點,或者暫停了之後,會不會成為下一個選擇,而它會不會也會走向暫停的道路,這是我們都不願意看到的。接下來我們要請出一位嘉賓,北京師範大學公益研究院的院長王振耀,之前我們在關註棄嬰島的幾期節目當中,也多次跟王院長溝通過。王院長您好。
  北京師範大學公益研究院院長 王振耀:
  您好,岩松。
  白岩松:
  首先我們先來關註一個新聞性的東西,你覺得這回廣州暫停了之後,有沒有可能像蝴蝶效應一樣,使像南京這樣經濟比較發達地區的搞試點的棄嬰島,也被迫走向多和重的壓力之下,走向暫停的道路,有沒有這種可能?
  王振耀:
  有這種可能,因為現在壓力大家知道,我過去就是管兒童福利院的,我知道,個別福利院試點,大家都會向它涌來,最後造成比較大的壓力,然後就會實行不下去,這是非常無奈的一種選擇。
  白岩松:
  王院長,您肯定也不希望南京走向這樣的一個結局,但是覺得要避免這樣一個結局,我們應該怎麼辦?
  王振耀:
  現在是這樣,第一,應該是全國的兒童福利院,都應該普遍建立棄嬰島,因為這是一個人道主義的措施,不然的話,大家想想,你關了棄嬰島,你不辦棄嬰島,孩子還會被遺棄,不過是扔到垃圾桶去了。
  白岩松:
  沒錯,我跟我的同事曾經說過這樣一個似乎比較嚴厲的話,我說如果棄嬰島都因壓力關掉了,從某種角度來說,這屬於社會的掩耳盜鈴,因為現實的情況還是存在的。
  王振耀:
  對,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我覺得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我們也要趕快地調整我們的兒童福利制度,現在我們應該關心一下兒童的大病問題,恐怕該建立一個有效的救治制度。還有,恐怕是重殘兒童,也要給予一定金錢,我們社會各級政府要承擔起這個責任。
  白岩松:
  我明白您的意思,王院長,您的意思是不是說,現在如果生下來有嚴重缺陷的嬰兒的家庭,他不堪重負也沒有幫扶,他只有選擇,比如說送到棄嬰島,如果我們能有一些社會幫助,給他一些錢,也許相當大的比例就選擇自己去把他養大?
  王振耀:
  是這樣,岩松,因為只有這樣,政府也會減輕壓力,社會就會減輕壓力,不然都弄到兒童福利院,政府負擔其實是越來越重,我覺得我們應該做一種理性選擇,其實各國都已經有很成熟的經驗了,我們應該學習。
  白岩松:
  王院長,這兒還有一個問題,要回到廣州,因為廣州這回,我已經之前表達了,要對他接近50天的工作,由衷地表達敬意,他畢竟接收了262個被遺棄的嬰兒,但是另一方面,他現在用的是暫停這樣的詞,你覺得需要條件怎麼樣恢復和成熟了之後,才能變成重新開放?
  王振耀:
  我覺得他這個條件,因為廣州恐怕是周邊的兒童福利院,是不是都要建嬰兒安全島,比如說廣州附近,甚至接著波及到湖南、廣西、南寧、福建,我覺得都應該建,普及起來,然後廣州的壓力就會減輕,我覺得這是一個最基本的條件,不然周邊地區只有廣州一家,廣州會頂不住的,我覺得這是一個最基本的。當然另外,我覺得周邊的,就是兒童福利的很多措施,也要儘快地補上來。還有一個兒童福利院,也是太大了,應該分散為很多的小型兒童福利院,因為在全世界兒童福利院都不大,都要求國外的標準是不准超過20個孩子,就是很小,臨近社區,那是方便照料孩子的,咱們現在都是大型化,我覺得這個也不好辦。
  白岩松:
  其實王振耀院長的意思非常明顯,他就說現在你讓廣州福利院這一個肩膀來扛如此大的重壓,他註定會扛不住,甚至是垮塌,但是如果大家都去分解一下他這種壓力,尤其像珠三角這種城市帶,比如說佛山,比如中山,比如說珠海等等,都有各自分散,甚至廣州內部也有很多分散的嬰兒島的話,他的壓力就不會那麼大了。好,接下來我們就來關註現在其實不堪重負的福利院和棄嬰島。
  解說:
  儘管在安全島門前貼著福利院孤殘兒童親筆書寫的心聲,“親愛的爸爸媽媽,你們真的忍心拋棄我嗎?”儘管一些棄嬰家長在孩子身邊留下的紙條中,也表達了愧疚和無奈,但是廣州棄嬰島出現的情況,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甚至當著記者的面,一些父母還是毫不迴避地將自己的骨肉放進嬰兒島。
  棄嬰家長:
  醫院說他是那個皮羅氏綜合症,我們就是希望小孩,在這裡能夠活下去。
  解說:
  搭乘摩托車,來到安全島門口,將孩子放進安全島,然後轉身離開,整個過程,不超過30秒,僅這一個夜晚,就有8個家庭試圖將嬰兒送進安全島。廣州的棄嬰安全島建立17天,接受的棄嬰就突破100人,當時廣州市民政局局長莊悅群在接受採訪時,儘管說有壓力,但同時也表示,不能因為有壓力而退縮,會根據眼前的困難,積極想辦法去解決。然而,隨後的情況,似乎越來越糟。2月23日的中午,廣州市社會福利院的工作人員在嬰兒安全島的門口發現了一個棄嬰,被遺留在一個紅色的環保袋里,工作人員趕緊就抱了起來,警方發現,這個棄嬰是個女孩,已經死亡了。
  鄭女士 棄嬰媽媽:
  在網上查到有嬰兒島這個消息,我們該想,起碼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解說:
  2月23日中午,孩子的爸爸和外婆,一起乘坐出租車,將孩子送往安全島,當時安全島的門還沒有開,他們就把孩子放在了門口。
  鄭女士 棄嬰媽媽:
  他們回來應該是2點到3點之間,他就回答我說,放在門外面,我當時就蒙了。
  解說:
  當醫護人員趕到,嬰兒已經夭折。警方根據保安記下的出租車牌號和監控視頻,以涉嫌遺棄罪將孩子的父親刑事拘留。開放不到一個月,就發生棄嬰夭折事件,此後為了限制人數,廣州棄嬰島規定,1歲以上的孩童不再接收。2月25日,一個母親執意要把4歲得癲癇的孩子送到嬰兒島,最終被勸返。如今,廣州市又宣佈,安全島暫停開放。
  白岩松:
  首先我們來看一個,接下來全國很多個城市,也在醞釀做嬰兒安全島的試點,我們看有哪些城市,包括濟南、臨沂、杭州、溫州、成都、昆明、個舊等等好多城市,其實這還是樂觀的,但是越看這樣一個相對樂觀的一個圖的時候,越由於這次廣州暫停了這樣一個,會不會產生一種影響,他們也不會立即地開始去實行,怎麼樣去勸慰他們,去把這項工作做好,繼續連線王振耀院長,王院長您好。
  王振耀:
  你好。
  白岩松:
  您要是說服將來已經打算要開試點的,像杭州、昆明、成都等等這些城市,不受廣州這次暫停影響,您會咱們勸他們繼續開?
  王振耀:
  我覺得這是福利院工作的一個提升,這是一種人道主義的措施,我們全國的兒童福利院將來都要開,早開比晚開好,早開在社會上留下好名聲,然後也能盡到我們的職責,盡忠職守,我覺得千萬不要在孩子面前喪失我們的尊嚴,儘快地都開,全國一致行動。
  白岩松:
  沒錯,王院長,我覺得此時正是一個良性循環和惡性循環的關鍵時刻,因為如果更多的城市都開了,反而壓力會變得更小?
  王振耀:
  對,是這樣,現在就是一個轉折點,我們咬住牙堅持下去,沒有大問題,根據我多年在民政系統工作的經驗,我請大家理解放心,全社會一致行動,孩子們沒有那麼大的問題,咱們能頂得住,能扛下來。
  白岩松:
  王院長還有一個問題非常關鍵,剛纔您也說了,如果光靠嬰兒安全島是不能解決問題的,這回昨天廣州市也說,他這個試點啟示,其中第一個就是要加快建立健全兒童福利保障制度,就跟您說的大病統籌等等,但是以您在民政部工作過,管理過這項工作來說,以國家現在的財力和能力,是否有能力來做好這件事,已經到了可以做的時候?
  王振耀:
  我要跟大家特別講的是,完全有條件了,現在只差最後一公分,我說一公里都太遠了,完全是最後一公分,因為其實大家一定要知道,即使在計劃經濟時期,我們都沒有這麼尷尬的情況,我們現在更有特別的條件,我們的財力,我們的各項制度,現在已經完全成熟了,現在努一點點力就可以把孩子的大病問題解決了,因為有好多方面的試驗了,我都不願意再點,像北京、上海、天津,像陝西的神木縣,各方面都很多試驗了,我覺得我們條件完全成熟了。
  白岩松:
  好,非常感謝王院長給我們的提醒,並且你的焦急其實也是一種動員,非常感謝你。最後讓我們還是回到今天節目開始的這樣一個圖片當中去,我們來看,今天如果大家看到的廣州市的嬰兒安全島是被宣傳欄給攔住了,但是我們還願意希望有一天重新回到開放這樣一種狀態,這一天會是哪天,會很快嗎?
(原標題:“嬰兒安全島”,暫停,但請別放棄!)
 
 
 
創作者介紹

朋友

dgvazplpdrjf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